紫藤通訊第五十五期
我們最近接到一宗投訴,一名在一樓一工作的性工作者發現她的個人資料被人放到互聯網,她嘗試向警方及私隱專員公署求助,但因為她不是被勒索或恐嚇,她亦不認識在網上公開她資料的人,警方及私隱署也沒法幫忙。

某程度上,在網上公開姐仔資料的人可能並不是有意想傷害她或想得到什麼利益。然而,明顯地這人並沒有把性工作者當成社會一份子看待。他/她可能以為公開性工者的身份並不要緊,但當若他/她公開了姐仔的身份,後者必會面對極大壓力。

當我們要求社會停止歧視性工作者,我們並不是單純要求大眾說聲「我不會看不起性工作者」。我們期望的是大眾真正的尊重性工作者:了解她/他們作為性工作者的難處、多站在她/他們的角度看問題、不要因為她/他是性工作者就以另一套價值觀和感度對她/他。假如社會上所有人都如此看待性工作者、與性工作者相處,性工作者要面對的壓力定必大大減少。


下載  ► 紫藤通訊第五十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