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死不悔改 繼續迫害性工作者

紫藤是一個關注性工作者團體。自去年10月開始,本會便一直關注李婉儀被警察放蛇而導致其自殺一事。雖然她的家人面對種種壓力,仍一直堅持為死者討回公道.

在李婉儀事件中,警員在庭上的態度、對事實的隱瞞(如曾使用安全套)、及警員口供前後不符…….都令人懷疑他們隱瞞事實的動機,沙展包庇下屬的事實等。

李婉儀每一個家人對事件的堅持態度、讓我們大家都知道她的冤屈和控訴,同樣,李婉儀臨死前的囑託,亦是要警方還她一個公道,讓違規警察的上司知道真相。

由於性工作一直不被社會接受,令性工作者不受保障,致使她們在工作上遇到種種困難,包括暴力、搶劫、霸皇餐…….遇事時亦往往求助無援。而警察作為執法者,不但沒有儘力保護她們,反而利用自己的職權加以欺凌,一而再的利用放蛇的機會”取著數”,接受性服務。

面對社會多年來的指責,警方仍然容許/甚至鼓勵警員透過工作享受性服務1。警方的放蛇指引指出,在任何情況下,警員都不可與男性或女性性交、口交,或主動性接觸,如有性接觸,若證據足夠在不影響警方行動的情況下,須立即停止。警方沒有對何謂証據足夠方面有訓練或指引,造成灰色地帶,令警員經常接受手淫服務。所謂足夠証據,並沒有標準,警員可以在完成整個手淫過程直至射精,或者會接受一段時間手淫服務。這些性接觸,根本是沒有需要的。例如:違反逗留條件、經營無牌按摩場所、經營院色情場所、甚至勒索。多方的意見都指出,若有足夠証據已可提出檢控,而警方跟本無需要與性工作者有任何性接髑 (包括手淫)。

雖然放蛇指引清楚禁止警員接受性交和口交,但卻經常有警察違規接受這些服務。但他們經常以手淫作”擋箭牌” 逃避責任。由於目前警察投訴部的運作方式是以警察查警察,因此警員往往被揭發違規後,都無需負上任何責任,這種種的處理手法是「直接鼓勵」警員違規。

多位立法會議員、法律學者、甚至市民都要要求警方明文禁止警察放蛇時接受任何性服務,包括: 性交、口交和手淫。但警方仍死不悔改,拒絕修改指引,可見警員非常願意繼續享受這些特別的 “福利”。

李婉儀事件是一個悲劇,她用她的死亡控訴了現時警方的不公。警方不但沒有亡羊補牢,仍繼續放縱警員濫權,甚至不惜在法庭上作假證供,究竟要到何時何日、還要賠上幾多條生命,警員才會正視問題的嚴重。

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劉慧卿和張超雄一直關注警員濫權及免費嫖的情況,亦有協助跟進李婉儀事件,希望社會能關注事件、警方正視和公正地徹查事件,停止警察繼續濫權。

我們希望警方及政府能接受家屬的意見,向死者及家人道歉。修改指引禁止警員放蛇時接受任何性服務,調查及公開結果,透過獨立部門及委員會調查警員違規警員,保障性工作者,消除對她們的歧視及尊重他們的權利。

聯絡:  紫藤職員-    林依玲: 23327182                                    2006年5月11日

1過去3年,我們一直爭取禁止警員放蛇時享用性服務,警方至今依然拒絕修改有關指引。紫藤04至05年共收到324宗性工作者對警方的投訴。當中投訴警員在放蛇行動中接受手淫服務的投訴分別有27及23宗 (04及05年)。而警察接受口交及性交服務,則分別有14及8宗。